超污短视频

魔法塔大门前凭空多出一滩水,转眼一身青色魔法师袍的公良固站到了伏吉面前。

“伏吉拜见公良大师。”

“这时候来找我有何事?”

“王国第二十一军团一部在我郡组建,魔中分部要求我郡公会抽调魔法师随军,可我郡经过数次抽调已没有足够的魔法师。我跟前会长萧略商议过,决定让我辞去会长一职,担任随军魔法师团团长。特此前来向大师禀报,听从大师指。”

平中郡魔法师公会的重要变动都会事先询问公良固的意见,以示对这位大师的尊重,同时方便公良固掌握郡魔法力量的变化。

“没人逼你吗?”公良固问。

“没有!是我自己的决定,郡没有比我更合适的,能再次为国效力是我的荣幸。”

“嗯,你们没必要担心平中郡的魔法力量,想去就去。让萧略暂代会长一职,要么等你回来,要么让总会再派一个。你是有经验的人,多带年青人一起去吧,守在家里不会有长进的。”完公良固甩甩袖,化成一股清流没入地面消失不见。

伏吉对着公良固消失的地方深鞠一躬,之后转身踏着坚定的步伐离去。

“禀大人,随军魔法师团的事情解决了,伏吉会长亲任团长。”良衝满心欢喜赶回大营汇报。

“下令各营抓紧操练,明日起我会不定时巡视;研究行军路线,三日后将宿营补给上报军团参谋部;今日起大营实施宵禁,入夜后不得随意走动,任何人不得在营区内喧哗。轱辘,升起我的将旗,通报行使准战时军规。”张捷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。

临时大营的气氛从忙碌一下子变成紧张,新兵们从原来平民百姓或贵族子弟的身份迅速进入军人的角色。

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

丁馗匆匆赶到中军大帐前,对值守的亲兵:“第一大队第一中队队长丁馗奉命参见张将军。”

一名亲兵进帐禀报,不一会出来对丁馗:“丁队长,大人有请。”

丁馗整理一下盔甲,〖7〖7〖7〖7,≡£大步走进中军帐。

“丁中队长,来,坐。”张捷对丁馗招招手,指着案前的一排长凳,“师团很快就要前往战区,你们第一大队的队长如今就在南沼州,上次大战负伤后才刚刚痊愈,他就不赶过来跟师团汇合了,直接到战区大本营等候师团前往。

第一大队大部分是平中郡的骑士,相信他们都十分熟悉你,因此我让你暂代第一大队长一职,负责督促各中队加紧操练以及行军指挥。这段时间发派第一大队的任务我会直接交给你,希望你能管理好第一大队。”

“代第一大队长?既然张大人如此信任属下,属下必当尽力为之。”丁馗对带队操练和行军还有信心。

“战鼓三通就是召集大队长来中军帐议事,你可不要忘了。”张捷特意提醒丁馗。

二百零一师团征调了二十军团的一位大队长,这位名叫薛充的大队长在支援十二军团的作战中负伤,他伤愈后主动选择重回战场,被统帅府安排到二十一军团。

因为二十军团在战时补充兵员,薛充负伤前的职务有人替,他不能返回原来的军团,但可以选择调往后方担任较为安的职务。

统帅府一般都会优待选择重返战场的伤员,薛充原来是二十军团普通骑兵大队的队长,现在被调到二十一军团精锐的骑兵大队当队长,待遇和级别没有不同,但在军团中的地位就完不一样了。

平中郡的五千新兵集结完毕,师团长张捷日夜督促以中队为单位的新兵操练,因为二十军团的军团长顾均下达了军令,当镇江郡的五千新兵抵达平中郡时,编制完整的二百零一师团即刻启程开发战区。

这天,丁馗正带领第一中队进行骑阵操练,临时大营内突然敲响了战鼓声。

“一通,两通,三通,嗯,停了。”丁馗竖起耳朵在听,“师团长召集大队长们议事,我得马上过去,丁羽你在这盯着。”他圈转马头,猛抽一鞭,策马冲向大营。

丁馗赶到中军大帐时,帐内已经站好了九名大队长。“我的乖乖,镇江郡的新兵已经到了?那边的五个大队长比我来得还快。”他心想。

“好了,这位就是代第一大队长,现在人都到齐,有请张大人训话。”参谋良衝在主持军议,他招呼丁馗坐到左手首位的长凳上。

五位从镇江郡赶来没见过丁馗的大队长齐齐瞄了一眼丁馗,然后又保持正襟危坐的姿势。

“师团的另外五个大队距离大营还有半日路程,我让五位队长提前赶来,是要跟大家通报一下军情。

前线军情有变,主帅姜熙下令第八军团攻击军旗关,第十一军团攻击上悬关,北、中、南三段防区的主力开始向战区大本营靠拢,统帅府急令第二十一和二十二军团赶往战区大本营。

我部是军团首先完成集结的师团,而且还是主力师团,顾大人要求我们马不停蹄第一时间赶往战区,必须成为第一支抵达战区大本营的增编正规矩军部队。

来吧,都谈谈自己的想法。”通报完军情张捷坐将位。

唰,所有人的眼睛一起看向了丁馗。

怎么回事?这是要我第一个发言的节奏吗?尼玛的,你们也太整齐了吧,怎么看着有挖坑等我跳的味道。

丁馗的头皮有些发紧,这回可不是在家里指挥家中亲卫,这可是真正的军事会议,这种场合话可不容有半差错,否则会被所有人看遍的。

“咳咳,”丁馗清了清嗓子,“郡守大人组织的民夫已在营外候命,粮秣辎重可随时出发,属下认为辎重营应当马上开拔。”

等了一会,良衝见丁馗不再话,只好站起来:“辎重营先行是惯例,张大人是想让大家谈谈我们能不能第一个抵达战区大本营。”

唰,大家的目光又看向丁馗。

“你妹的,你们都是哑巴吗?为什么非要我这个代大队长先?”丁馗在肚子里狂喷,嘴上却不得不:“如果光算一个大队的话,属下向大人保证,第一大队绝对可以第一个抵达战区大本营。”

丁馗可不是愿意吃瘪的主,既然都想让他当出头鸟,那他可不替其他大队逗着,部是骑兵的第一大队在速度上占有绝对优势,要当第一个赶到战区大本营的部队问题不大,至于别的大队跟不跟得上他就不多考虑了。

第二大队长韩楷忍不住:“丁队长,正如你所,光算一个大队不难,可大人问的是整个师团啊。你们骑在马背上撒开四条腿赶路当然快啊,但我们步兵大队没有足够的马匹供应,大部分人需要靠双腿赶路,跑得再快也追不上你们啊。”

中望州马匹本来就不多,前后已经征调过几次地方军团,已经消耗了不少马匹。这次供给第二十一军团非常勉强,除了能保证骑兵部队人手有一匹马外,步兵和弓箭兵只有少量配给。

“我的第八大队本来就有押送辎重的任务,如今还有半天才能赶到平中郡,丁队长率部一溜烟跑了,我们连灰尘都望不着啊。”第八大队长左峻诉苦。

“我没听错的话,大人没第一支抵达战区大本营的增编正规矩军部队是什么编制,第一大队一千人赶过去也算是二百零一师团一部抵达了嘛。”丁馗见自己提议的时候张捷脸上很平静,明自己蒙对了,一个大队赶到战区大本营也是可以的。

“好了,不要做无谓的争论了,顾大人的军令里确实没有明是整个师团,还是师团的一部分。丁代队长的提议虽有些取巧,但不失为跟第二十二军团比快的一个办法。总之我的军旗先插到战区大本营就不是坏事。良参谋,你来吧。”张捷见众人不太踊跃发言,干脆就直接名。

“好的,那属下就来。无论是跟第二十二军团比,还是跟兄弟师团比,我部一个大队先赶到战区大本营都是面上有光的事,所以第一大队理应先行,沿途排除行军路线上的潜在威胁,检查各宿营地的安隐患,并争取第一个抵达战区大本营。

第二和第三大队护送辎重营随后出发,因为路上有民夫接力运输,第三大队在第二大队宿营后仍护送辎重营连夜赶路,直到后方接力部队赶上。

第四大队多休整三个时再出发,一路不停,追上第三大队接力护送辎重营;第五大队休整到镇江郡新兵抵达大营时出发,也是一路不停,追上第四大队接力护送辎重营,直到下一个宿营地方可休息。

第六到第十大队抵达大营后休整两个时,镇江郡带来的粮秣辎重可以留下,休整完毕后按正常速度行军,两日后按顺序派出一个大队追赶辎重营接力护送。

辎重营由地方民夫接力运送,护送部队由除第一大队外各大队接力护送,这样会极大缩短我部行军时间,相信二百零一师团会赶在所有师团前面抵达战区大本营。”良衝出了他的计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