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你有我足矣9uu首页

腾舒今年二十五,长得相貌堂堂就是皮肤比较黑,跟从煤灰里翻出来的一样。他双臂抱胸骑在马上来到路中间,说:“哼,我看上的女人也是你能染指的?识相的就立刻把宣兰送回家,收回聘礼,解除婚约,否则我叫你今儿回不了家!”

寒刚脾气并不怎么好,要不然也不会因为酒后口角打死人,可是眼下不比当年,他强压着心中的怒气说:“今天是我和兰儿的大喜日子,也不与你多做争辩,宣家已将她送了出门,今后就是我寒家的人。你堵在这道上,难不成想拦路打劫吗?”

“哈哈哈,路我是堵定了,可腾家是守法的人岂会做出鸡鸣狗盗之事,再说你们家那穷酸样有什么可劫的。”腾舒坐在马上与同伴一起哈哈大笑。

寒刚扬起马鞭指向腾舒,“腾舒!你出言不逊辱及寒家,我要与你决一死战!”

“哈哈哈!”腾舒笑得更大声了,他已踏足后期破盾骑士,也知道寒刚只是后期斗刃骑士,“你配吗?就你那熊样也想与我决战,让寒如刃来陪我玩玩还差不多。”

“大胆!”两人从迎亲队伍里迎上前来,一个黄脸青年,一个络腮胡大汉,呵斥腾舒的是那位黄脸青年。

“谁那么狂妄要与我寒姐姐决战?”黄脸青年故意问寒刚。

腾舒一脸不屑望都不望一眼来人,他身边的一个同伴说:“你是何人?这里轮得到你插话吗?”

“他叫邓杰,与家主义结金兰,也可以说是我的义弟,你想挑战家主就先过杰弟这一关吧。”寒刚迅速揪住腾舒的话头。

听说黄脸青年比寒刚还小,腾舒把头抬得更高,“乳臭未干的小儿也配与我动手?腾尚,过去教训教训他。”他身边的一名同伴应声下马,准备走到两队人马的中间。

“哦,我可是代表寒如刃出战,你们那个能代表谁?要是输了就把路让开,不要在这纠缠不清。”邓杰扛着一把长剑越过寒刚来到路中间。

“慢着,”腾舒叫住腾尚,这回用正眼看邓杰了,“我们输了要让路,那要是你输了怎么办?”

清纯白皙邻家小妹户外长裙甜美可爱写真

“我输?嘿嘿,你要有本事赢我,宣兰就让给你!”邓杰傲然说。

“寒刚,你怎么说?”腾舒难以相信邓杰的话,这么大的事他能替寒家做主?

寒刚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思考了一会,最后咬着牙说:“邓杰代表家主,他的话寒家认了!”

腾舒更加惊疑,眼睛不停地在邓杰身上打转,这人年纪不满二十居然能够替寒如刃做主,难道有什么过人之处?

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,腾舒想想这次来的人,把心一横,说:“好,我就来会会你,输了要是敢耍赖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拿起侍从递过来的长剑他翻身下马。

“哈哈哈,相信震山侯的子孙是要脸之人,说过的话是离弦之箭,让开大路后我会让刚哥请你吃喜糖。”邓杰摆好姿势等腾舒过来。

腾舒距离邓杰十多米,他边走边蓄力,剑上的斗气像剑鞘一样套着剑身,看得出实打实的后期破盾骑士修为。

踏进距离对手五米范围,腾舒剑尖快速挑起,一道剑芒朝邓杰当胸射去。在这个距离上他有把握让对手躲避不及,探清邓杰实力前采用比较保守的打法。

哪知邓杰早就算准了似的,向侧后方一蹲,险险避开腾舒的剑芒,手中长剑横斩,斩出剑芒还以颜色。

腾舒的剑芒落空,一直朝前射去,很快射到了络腮胡大汉跟前。

“啪”一声,络腮胡大汉反手一拍就将剑芒拍散。

“咦?”树林里有个黑脸中年人在留意大路上的情况,“好强的力量,寒家哪里找来的高手?”

求亲队伍后方大路旁,两名乡下老农也在观战,其中一名黑衣老农说:“那敖羽会不会太抢眼,他跟着少爷回国会被人联想到。”

“馗儿在洛京城出现过,见过他的人有不少,这事很快就能传过来,国内肯定也瞒不住。知道就知道吧,我的儿子在古元帝国有奥援能震慑一些人,加上敖羽这个未来大武师,谁还敢打馗儿的主意。

少典国内卫司左都护替寒家出头,寒家以后就说不清跟我国的关系了。各地的头目赶来春秋城万一泄露了,这就是个很好的借口。我能随他们过来已经想好个中关节。”另一名灰色布衫老农悠然自得。

“少爷能打赢吗?”

“昆叔不是说笑吧,你比我更清楚。”

“这腾舒实力不在少爷之下,不知道少爷哪来的自信。”

腾舒和邓杰打了七八招,斗气修为上是腾舒占优,对剑芒的预判和剑招的精妙则是邓杰更胜一筹,这场比斗看起来在短时间内是分不出胜负的。无论是树林里的人还是大路边上的看客都抱有这种看法,但他们很快就摔碎一地的眼镜。

十多招过后,邓杰的长剑突然发出一阵怪声,周围实力较差的人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耳朵,腾舒就在这个时候出现恍惚。邓杰脚底一勾,将腾舒绊倒在地,然后一脚踩着腾舒的后心,剑尖抵住腾舒的后颈。

“贼子好胆!”树林中爆出一声怒喝,转瞬冲出一名黑脸中年人,身上升腾着暗红色的斗气铠甲。

“这个,馗儿怎么打倒那腾舒的?”灰色布衫老农一点不在意黑脸中年人,反倒是想不通腾舒怎么就输了。

黑衣老农摇摇头,说:“没看出来,只可能是那腾舒实战经验太差,这种声波攻击也受不了。”

腾舒这会回过神来,对着黑脸中年人大喊:“逵叔救我!”

邓杰脚尖摁了摁,说:“认输我就放了你。”

“哼,你敢杀我吗!”腾舒想挣扎,但背心一麻,整个人无力地趴在地上。

黑脸中年人是腾舒的叔叔腾逵,他见腾舒受制,心中大急,手中长剑就要指向邓杰。

呼,一个人影闪到腾逵面前,一拳就朝腾逵面门砸去。

腾逵一直在留意那络腮胡大汉,就是他闪到自己面前。

“哐”一声巨响,腾逵被震退几步,剑上的斗气几乎部震散。

络腮胡大汉缓缓收回自己的拳头,能看到他手上戴的拳套崩了个缺口。

“那是我三十年前用的拳套,不禁用了。”黑衣老农说。

“后期斩将武士?”腾逵不敢轻举妄动了,这一个照面能看出他与对手的差距,“阁下何人?能否不要插手我腾家之事?”

“不要啰嗦,要打就上。”络腮胡大汉目露凶光。

“怎么,腾家的人习惯出尔反尔吗?”邓杰冷笑道。

腾舒一看傻眼了,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
腾逵见今天是无法赚到便宜了,便对腾舒的跟班说:“腾舒输了,你们赶快把路让开。”然后转头对络腮胡大汉一拱手,“腾逵认栽,让你的同伴放了腾舒,阁下今日所赐腾家必不会忘。”

邓杰收脚让腾舒爬起来,自己退回寒刚身边,还对络腮胡大汉说:“邓羽,回来吧,他们不打了。”

“哼。”络腮胡大汉也退回原地。

“好一个寒家,以后走着瞧。”腾逵瞪了寒刚一眼,转身返回树林之中。

这样的结果让围观的人大感意外,却又大呼过瘾,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黄脸青年和络腮胡大汉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。

“馗儿难道事先知道腾舒实战经验不足?谁告诉他的?”灰布衫老农依然不解。

“老爷,回去再问少爷吧,反正他赢了。”黑衣老农也奇怪,不过他不关心原因,那个叫邓杰的能赢就行。

“多谢杰弟,这位大哥真猛!”寒刚心里甭提多高兴了。

“呵呵,记得好酒好菜招呼他就行。”邓杰不以为意。

“一定,一定。”

……

腾家人让开大路后没有再生事端,迎亲队伍顺利地返回寒府。

让年轻人拦拦花轿,动手打个人什么的,震山侯能扛下来,没有合适的理由打上门去就不行了。如果可以这么乱来,那吕国就会变得一团糟,以后国内只剩几个大家族,其他人被打跑了。

黄脸青年和络腮胡大汉自喜宴后便一直住在寒府,这两人好像凭空冒出来一样,没人知道他们打哪来,吕国所有姓邓的家族都没有这样的人物。

天门镇南城门口,有五个人在道别,细眼看去他们正是丁馗的前冒险团同伴。

胖子雷飞翔完变了个样,身上再也没有多余的赘肉,一身肌肉显得十分精壮。

“你们先回去吧,我有谢鹏阁下的消息一定会通知你们。”雷飞翔对另外四人说。

“那就摆脱你了,主要是我表妹的家人会着急,再不回去他们就要找过来了。”花慕岚带着歉意说。

“对不起了。”白若希红着眼睛低下头。

“没事的,秋暮城魔法师公会的人说了,谢鹏阁下没有死,虽然他失踪快一年了。”雷飞翔昨天才从秋暮城回来。

崔天兀拍了拍雷飞翔的肩膀,说:“我们还会回来的,如果找到谢鹏阁下,请你转告他,我夫妇和窦骁骑愿意永远追随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