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扒软件网址

没到中午时分丁馗率领五艘小型改装战船接应上风良,登上乐家商船第一句话是“把所有己国人的眼睛蒙上、耳朵塞好”。天籁小说.23txt.

昌善挣扎着说:“你,你们要干嘛?”

“只是不让你看到不该看的、听到不该听的,我家大人没下令要你们的性命,别紧张。”刘银亲自侍候这位己国老板。

朱阁量老老实实地让陶沐蒙上眼睛,问:“我还有机会回己国吗?”

“一会儿我问问,老爷不会把你怎么样的。”陶沐可不敢替丁馗做主。

“丁队,不带他们回巨羊城吗?”风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这次行动出现瑕疵,如果没有走漏一人他们不会如此被动。

“水匪要严加看管,己国商人嘛,会让他们去的。”丁馗越来越不喜欢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。

丁馗押解着两艘商船直奔永胜基地外码头,并用小型运输船将永昌商行的人和乐家的人转移到基地里。

费则已经在基地内等待,对丁馗说:“己国商人交给我,先将他们安置到巨羊城郊的庄园里;另外谍情司已派人来,他们要在这里审问水匪。”

谍情司现在不归丁馗管,不过己国在巨羊城秘密布置的事情需要他们接手,水匪与己国的地下行动分不开,他们也要掌握第一手情报。

“‘丁馗小队’带着己国商人跟随费先生离开,到达目的地才解开他们的眼布和耳塞。”丁馗派出最强悍的部队护送,就是怕这批己国商人出现意外。

陶沐靠到丁馗身边,在丁馗的耳朵旁低声说了一会。

和服美女撑伞莲步轻移

“恩,先留下他,一会我见见。”丁馗一挥手,示意陶沐去处理。

永胜基地特地腾空出一个仓库,改建成临时牢房用来关押水匪。

“这个地方距离居住点太近,万一有意外生会造成极大的破坏,到大草地南面新建一个牢房吧。”丁馗唤来江角吩咐。

“在最南面吗?”江角确认一下。

“是的,靠近南面边缘。”丁馗的设想中新城的城防军营区就在南面。

朱阁量被带到一个会客厅,解开蒙眼布后没有到处张望,老老实实地盯着眼前桌面上个茶壶看。

不一会一名高大俊朗的大眼青年走进会客厅,陶沐在后面亦步亦趋。

朱阁量心中已有猜测,连忙上前跪拜,“小人拜见飞将军。”话没说完他只觉腋下一股巨力将他托起。

“这里是军队的地方,我只是一名大队长,受不起别人的跪拜。”丁馗眼明手快,一把扶住朱阁量。

朱阁量被丁馗托起后,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“你的名字叫朱,阁,量?”丁馗来到主位坐好,指一指客座的一张椅子,示意朱阁量坐下。

朱阁量讪笑着半坐在椅子上,说:“小人就是这贱名。”

“呵呵,我知道有位先贤,他多智近乎妖,天下几无人出其右,名字叫做诸葛亮。”丁馗看上去心情还可以。

己国的口音诸葛亮和朱阁量是一样的。

“呃,呃,小人父母并不知这位先贤,不是有意学他的名字。”朱阁量误会了丁馗的意思。

“不不不,他的姓名每一个字都与你不同,巧合罢了。听说你善于观察和动脑子,不知以前是干什么的?”丁馗当然清楚这个世界上的人不可能听说诸葛亮。

“小人当过十年兵,后来因升职无望便选择退役,在军中小人经常担任斥候,爱观察的习惯是那时养成的,至于动脑子完是甲大人的抬举。”朱阁量没有隐瞒自己当过兵的事。

“一位落日箭手都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上,那不会是别人抬举你。既然你有意要投靠我,在我了解情况的时候你不必谦虚,有本事就得露出来。当了十年的兵,恩,家中还有什么人?”丁馗能看出朱阁量身上的军卒气息。

“就是因为家里没别人了,所以小人流落在外,经常受雇当保镖或者护商队。”朱阁量可以说是无牵无挂,否则不会对商烨那么阴狠。

“讨厌贵族?”丁馗忽然问道。

“不敢有瞒大人,就是因为贵族小人才退役的。”

“恩,你是己国人,不会习惯在少典国生活,所以你应该回到己国去,不过可以换一副面孔,这点我可以提供帮助。我呢,也不会要求你背叛自己的国家,只是想多了解己国民间的情况,在我需要的时候你能提供相应的消息。”丁馗的心中对朱阁量已有安排。

“民间的情况?大人是想?”朱阁量见丁馗的态度和蔼,才敢主动提问。

“放心,我不是要谋害什么人,有时候可以从民间的情况推断政府的一些举措,以后你自然会明白。我会给你指派一个联系人,他会不定期与你见面,你想得到什么帮助可以跟他提。

以后除联系人外你不需要听任何人的指令,更换新联系人时旧的那个会通知你。在己国见到这里的人,无论谁你也不要主动联系,哪怕是我。”丁馗从老钱头那学过一套。

“那平常我需要干什么?”朱阁量没整明白。

“联系人会告诉你,其实跟你以前差不多,只是多了一样要注意的,守好你心中的秘密。”丁馗说话的同时给朱阁量施放催眠术,并用精神力包裹着朱阁量的头部。

这是丁馗前几日才跟敖妍学的一个小技巧,据说是从海妖的天赋演变而来,可以在人的脑海中埋下一个种子,让人永远记住这个种子。对朱阁量施展就是希望他以后永远要记住保守秘密,让他不至于轻易暴露间谍的身份。

朱阁量略一恍惚便恢复正常,完不知道心中已种下种子。

打完朱阁量,丁馗来到临时审讯室,谍情司的人告诉他,乐恽想见他一面。

乐恽的真实年龄跟陶沐差不多,可他的皮肤比陶沐白皙,看上去居然比吃过天地灵物的陶沐还年轻。

“你,你就是丁馗?”

不知道谍情司的人对乐恽使了什么手段,他看到丁馗特别惊恐。

“出于贵族礼典我来见你一面,不过接下来我可要用军方的规矩对付你,你可不要有侥幸的心理。”

“不要杀我!只要你放过我,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乐恽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。

“你们洗劫的那些船上的人,可曾这样求过你们?”丁馗冷冷地说。

“他们,他们是己国的平民,我没杀过一个少典人。”

“行啦,这一套对我没有用,放你回去以后,该翻脸的你一定会翻脸,在此之前最该做的就是告诉我,你有什么价值?”丁馗的眼神能看穿别人的内心。

“我,我哥是天底下最孝顺的人,而家母最疼爱的是我,为了不让家母受刺激,我哥会想尽一切办法救我回去的。你想要金币吗?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金币,能不能别叫人折磨我?”

这时的乐恽却没那么惊恐了,要求也从放他走变成不要折磨他。

“先,你在我国境内企图抢劫杀人,被我的手下抓住,因此你是我的俘虏;其次,你出身贵族,希望用金钱换取更好的俘虏待遇,作为人格高尚的贵族,我答应你的请求。

接下来我们商讨一下改善待遇的契约,给你一间单独的房间关押,每日三顿用新鲜食材做的饭菜,在你完配合我们的情况下保证不受到折磨,以上三点五十万金币。”丁馗条理清晰地开出价码。

“不不不,我有我的尊严,而且我需要完配合你们,顶多需要十万金币。”乐恽竟一本正经地跟丁馗讨价还价。

不管日后乐恽会不会耍赖,丁馗要把这份契约拿到手,多少能为以后的谈判增加点筹码,乐恽也明白这个道理,因此该谈的条件他不会放松。

最后两人以三十万金币的价格达成契约。

“能告诉我,你们为什要抢劫商船吗?”丁馗明知道不会有答案的,不过还是尽一把力。

“我没有打算抢劫商船,只是手下语气过于嚣张,我的人有杀永昌号上的人吗?”乐恽找了个站得住脚的理由。

“不要脸。”

“彼此,彼此,阁下讹诈我的钱时没想过要脸吧?”

“是你们乐家的意思还是己国的意思?”

“我与巨羊城主交好可以是家族的意思,再高我便没有资格了。驸马爷,想要钱就别问那么多,我们可以达成契约的。”乐恽脸上恢复了骄傲。

“老狐狸,难怪在谍情司审问之后才要求见我。”丁馗露出后悔的神色。

“哈哈哈,别忘了你高贵的出身,太子洗马可不能有诚信上的污点哦。”

听见乐恽的这话,丁馗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乐恽霎时间僵住。

“嘿嘿,榨出点干货真不容易啊。想回去?只怕没那么容易,既然你们有所准备,那我就跟你们掰掰手腕。”说完丁馗头也不回地走出审讯室。

丁馗在临时牢房四周转了一圈,回头对陶沐说:“你跑一趟巨羊城,亲口传话给钱供奉,一个月时间一统巨羊城地下世界。”